当前位置:首页 > 深圳美容前十排行榜 > 正文

保单虽假但不免责保险纠纷案

简介服务地区:广东 专业领域:债务债权、损害赔偿、经济纠纷、婚姻家庭、刑事辩护、合同纠纷、劳动纠纷、房产...

服务地区:广东 专业领域:债务债权、损害赔偿、经济纠纷、婚姻家庭、刑事辩护、合同纠纷、劳动纠纷、房产纠纷、交通事故、公司法
被保险人通过保险公司设立的市场部购买机动车第三者责任险。营销部营销人员填写自己伪造的内容和形式与真实保险单一致的假保险单,加盖伪造的保险公司业务专用章,在营销部销售,通过营销部业务员交给被保险人。作为一名不知情的善意投保人,有理由相信他所购买的保险是真实的,并且保险单的内容不违反相关法律的规定。在民法上,营销部门的行为应被视为保险公司的行为。因此,尽管被保险人持有的保险单是虚假的,但它并不能免除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所承担的民事责任。

原告刘诉称,2005年7月20日22: 00时,被告王某某驾驶被告朱某某的苏JXXXX8三轮车掉头时,在苗寨* *村附近与原告驾驶的电动自行车相撞,造成原告受伤。交警大队认定王是事故的主要责任人,刘是次要责任人。被告被要求赔偿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院伙食补助费、救护车费等。,共计24,172元,伤残费用经鉴定后提高。庭审中,原告变更了相关诉讼请求,要求被告赔偿医疗费27516元、救护车费40元、误工费35 850元、护理费7625元、交通费1076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125元、营养费3050元、伤残赔偿金28168元、精神损失费5000元、伙食费325元、伙食费3100元。被告王某某、朱某某未予答复。被告天安* * * *公司辩称:在收到原告刘的诉状及法院发来的附件后,我们检查发现从未向被告朱某出具过摩托车保险证明,并发现保单业务专用章与我司印章不符,我司从未与朱某就摩托车保险形成保险合同关系。因此,我们公司著名的广州刑事律师说,在这起交通事故赔偿案件中,我们不应该对伪造的保险单承担赔偿责任。请求驳回原告对我公司的索赔。原审人民法院认定,2005年7月20日22时许,被告王某某驾驶苏JXXXX8“鑫*珏”三轮卡车摩托车在* *庄村*庙*村*村*村*村*村*村*村*村*村*村*村*村*村*村*村*村*村*村*村*村*村*村*村*村*村*村*村*村*村*村*村*村*村*村*村*村*村*村*村*村*村*村*村*村*村*村*村*村*村*村*村*村*村*村*村*村*村*村*村*村*村*村事故发生后,长xx公安局交通巡警大队进行了调查,并于2005年8月1日出具了2005年第07 * * 6号交通事故证明,称王某夜间在道路上调头,未能阻止其他车辆通行,是事故的主要原因。其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四十九条第二款的规定,江苏省道路刘在夜间驾驶无牌照电动自行车,事故发生后发现其刹车失灵,车速过快,也是事故原因之一。其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十八条第三款、第三十八条和《江苏省道路交通安全条例》第十六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认定王某某为事故主要责任人,刘为事故次要责任人。原告刘受伤后被送往常熟市新区医院救治。他被诊断为左胫骨和腓骨开放性骨折,住院12天;刘随即在常熟市第二人民医院住院22天;2006年8月15日至19日,刘在常熟市第二人民医院住院4天。2006年11月17日至12月1日,刘在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第六人民医院住院13.5天。2006年12月1日至12月12日,刘在上海市徐汇区万平区医院连续住院11天。此外,刘受伤后,他在上述医院和常熟市梅里中心健康中心接受治疗。刘一共花了27,556.70元医疗费。刘受伤后由亲属照顾。在审理过程中,根据刘的申请,常熟市人民法院委托常熟市第一人民医院司法鉴定所对刘的伤残等级、误工时间、护理时间和数量、营养期进行了鉴定。2007年7月9日,本院作出鉴定结论:刘因交通事故致左胫腓骨开放性骨折为十级伤残;失去工作的时间是从受伤到残疾前一天。一个人在住院期间和出院后90天内应得到护理和营养支持。另外,原告刘在常熟市XXXXXX有限公司工作,主张日收入50元。被告王某某驾驶的苏JXXXX8“鑫*爵”三轮车的登记车主为被告朱某某。事故发生后,王某将苏JXXXX8“鑫*珏”三轮摩托车保险单(编号:05000 * * * * * 3)提供给常* * *公安局交巡警大队。保险单反映该摩托车在天安* * *公司的保险期限为2005年5月30日零时至2006年5月29日24时,责任限额为2万。在审理过程中,人民法院委托市公安局协助调查苏JXXXX8型正三轮汽车摩托车保险单(编号:05000****3),查明该保险单系营销部工作人员刘星(化名)伪造的保险单之一。还发现天安* * *公司在响水有一个市场部,在签订保险合同时使用天安* * *公司的业务专用章,刘星以前是市场部的负责人。任职期间,刘星伪造天安公司业务专用章,私印保险单并出售。本案苏JXXXX8号保险单(编号:05000 * * * * 3)由刘星通过响水市场部业务员销售,内容由业务员填写。2005年9月7日,天安公司向盐城市公安局报案,称自2004年12月起,刘星私自刻制公司公章,私自印制保险单,骗取多人保险费用。2005年9月30日,市公安局决定立案调查。2005年10月20日,刘星因涉嫌职务犯罪被盐城市公安局刑事拘留。2005年11月25日,盐城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涉嫌合同诈骗的刘星。刘星因合同诈骗被响水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本案一审争议的焦点是被告天安* * *公司是否应当承担保险赔偿责任。原审人民法院认为,原告刘于2006年4月1日前就该事故造成的损失提起诉讼。根据2006年7月1日前的规定,机动车事故造成人身伤害或者财产损失的,保险公司应当在第三方责任保险的保险责任限额内赔偿事故造成的损失。在第三方责任保险的保险责任限额内,保险公司的责任是无过错责任,无论交通事故方是否有过错,保险公司都应予以赔偿。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或者行人发生超过保险责任限额的交通事故,机动车一方应当承担责任;但是,有证据表明非机动车驾驶人和行人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且机动车驾驶人已经采取必要处置措施的,应当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责任。事故发生后,被告王某某向交警部门提供的05000 * * * * * 3号保险单确实是假保单,但却是由刘星的犯罪行为造成的。刘星利用假政策作案时,是响水天安* * *公司市场部的负责人。假保单是通过市场部的销售渠道销售的,这说明天安因此,天安* * *公司应该对此负责。交警部门认定被告王某某对事故负有主要责任,原告刘对事故负有次要责任,并予以采纳。被告王某某和朱某某分别是苏JXXXX8“鑫*爵”三轮摩托车的驾驶人和注册车主。由于双方均未到庭,法院无法查明其免责的原因,故应共同承担刘在事故中造成的损失赔偿责任。鉴于刘的过错和事故的次要责任,王某某、朱某某的赔偿责任应相应减少。王某某和朱某某对刘因事故造成的80%的损失负责。原告刘在事故中造成的损失及其索赔费用,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的范围、项目和标准计算。医疗费用确定为27,556元;误工费鉴定为26,937.69元;护理费确定为6100元;交通费用按800元考虑;医院伙食补助确定为1125元;营养费确定为1525元;伤残赔偿确定为28,168元;精神损害赔偿鉴定为5000元;原告刘主张的伙食费、伙食费不属于法律规定的赔偿范围和项目,不予支持。综上所述,原告刘因此事故造成的损失包括医疗费27556元、误工费26937.69元、护理费6100元、交通费8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125元、营养费1525元、伤残赔偿金28168元、精神损失费5000元,合计97211.69元。天安* * *公司在第三方责任险责任限额内赔偿刘2万元。被告王某某、朱某某赔偿刘61,769.35元,赔偿责任限额77,211.69元,赔偿比例为80%。王某某、朱某某被法院依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视为放弃应诉和答辩权,由此可能造成的不良后果由双方自行承担。因此,常熟市人民法院遵循《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条、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的规定。2007年11月17日,最高人民法院根据《关于认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1》第一条、第八条第二款、第十条、第十一条的规定,作出判决。被告天安公司赔偿原告刘的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伤残赔偿金等。二、被告王某某、朱某某赔偿原告刘的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伤残赔偿金、精神损失费等。,共计61,769.35元,应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执行。三、驳回原告刘的其他诉讼请求。天安* * *公司不服一审民事判决,向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称:(1)一审法院认定保险公司经营不善,仅凭虚假保险单和公安部门犯罪分子供述承担责任,在法律上没有根据。(2)犯罪分子刘星曾是我公司响水市场部主管,但刘星于2004年12月擅自离职。自2005年起,他不再是一家保险公司响水市场部的负责人。他的犯罪行为与保险公司的管理和培训无关,保险公司不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3)2007年10月,本案由简易程序变更为普通程序,但10月22日开庭审理时,人民陪审员冀宝琦、张力云未到庭,仍由邵云独任审判员。这个过程是非法的,结果是无效的。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被上诉人刘、王、朱未予答复。经过二审,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确认了一审认定的事实。二审认定,该案于2007年10月22日上午8时30分在市人民法院第四庭进行了第二次审理。人民陪审员纪宝琪和张力云出席了庭审并签署了庭审笔录。本案二审争议的焦点仍然是上诉人天安* * *公司是否应当承担保险赔偿责任。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上诉人天安* * *公司在响水设有营销部,营销部在签订保险合同时使用了天安* * *公司的业务专用章。刘星承认自己是市场部负责人,伪造了天安* * *公司的业务专用章,私自印制保险单并出售。上诉人认为,刘星于2004年12月擅自离职,自2005年起不再担任上诉人公司响水市场部主管,但未能提供证据予以证明。本案中,苏JXXXX8型正三轮汽车摩托车保险单号05000 * * * * 3由刘星通过响水市场部业务员销售。内容由业务员填写,保险单的内容和形式与真实保险单一致。作为善意相对人,原审被告朱某在上诉人响水营销部购买了第三方综合损害责任保险,朱某有理由相信其购买的保险是真实的,保单内容没有违反相关法律。响水市场部的行为在民法上应视为上诉人的行为。因此,虽然朱某持有的保险单是假的,但这是上诉人的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之便的行为造成的,朱某无法查明。上诉人应加强管理和监督,因此,上诉人不应免除民事责任。常熟市人民法院裁定,上诉人应在其保险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上诉人天安* * *公司一审程序违法的上诉理由不成立,因为与事实不符。综上所述,上诉人天安* * *公司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一审法院的判决并非不当,应予维持。2008年6月19日,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以上内容由陶律师提供。如果您的情况紧急,请致电陶律师。

发表评论

最新文章

txt地图 HTML地图 XML地图